分类:睡前故事 / 小故事 / 成语故事 / 儿童故事 / 故事会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睡前故事

有关暴力的睡前故事,睡前故事大全6篇


2024-02-12 02:10:35 儿童睡前故事



有关暴力的睡前故事,睡前故事大全_儿童睡前故事

6篇有关暴力的睡前故事,睡前故事大全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6篇关于暴力儿童睡前故事,供各位参考,同时还提供了古诗文、作文、组词、词语、故事、好词好句。点击查看更多儿童睡前故事

暴力的儿童睡前故事:(1):

“职场”就是你身边的那几个,搞掂他们,就是战胜你自己。

安妮:孤独的骆驼行走在沙漠里

我叫安妮,23岁,考研失败,没有工作经验。对于“职场”两个字,据我所知,就是每天上下班的地方,仅此而已。

表姐对我解释什么叫“职场”。她说,所谓“职场”就是在你身边一个大约十几个组成的小圈子,这个小圈子就是一个浓缩的社会。你每天花八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个小圈子里生存,你的生计跟这个小圈子息息相关,搞掂了这个小圈子,你就等于战胜了自己。

我听得一头雾水还不断地傻笑。我的表姐叫秋岸,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会计师,是个非常实际的。她说你别笑,等你经历了就明白了。

10月,表姐的广告公司开始实行年度第二次招工计划。她说,在这个城市没有坐享其成的事情,你若想获得一个工作机会,只有靠自己投简历去应聘。

我听说过在职场上“先做骆驼再做狮子”的故事,当然,我并不介意做一只吃苦耐劳的骆驼,但是,我也不想拒绝做一只桀骜不驯的狮子。

通过两次面试,一次笔试后,我顺利地被设计部录用为图片校对。

第一天上班,我就发觉这个部门有点不正常。比如,整个办公室的氛围太随意,有在上班时间嗑瓜子,有在办公室里随意地聊八卦。总监将我带到一个女孩身边说:“她是新,你带带她吧。”说完连我的位置都没安排便走了。那女孩看了一下我,半天没挪一下身子,很不情愿地把一张设计师刚打印出来的图片递给我说:“你看看吧。”然后扭头与别的女同事聊起天来。我转身随意找个位置坐下来的时候,听到她撅着嘴小声地说:“我刚来的时候,还不是没带。”

我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学着“骆驼”闷声不吭地将一天内所有的图片校了一遍,校正了4个错字,8个标点符号,2个数据。每校到一个错误,我都要询问那个陌生而不友好的同事,再向高傲而冷漠的设计师拿原稿,必要时,还要打电话询问非常忙碌且语气很不耐烦的客户。午餐时间到了,同事们三五成群地结伴去吃饭了。等所有的走了,我才独自下楼询问保安哪里有吃饭的地方。一天下来,我觉得自己不是像骆驼一样“吃苦耐劳”,而是像只离群的骆驼孤独地行走在干燥而可怕的沙漠里。

这就是表姐所谓的“小社会”吗?我心里隐隐有些恐惧。

秋岸:生活就像渔夫翻了船

安妮的母亲——我的姑妈,将安妮托付给我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她从小就没有父亲,性格倔强了点,请你多多见谅。我的安妮就交给你了,拜托了!”如果不是因为同情这个单身母亲的艰辛,我想我是不会轻易将一个23岁的大姑娘“担负”起来的,况且,我只是一个广告公司财务室的普通职员而已。

本以为解决了安妮的工作问题,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没多久,我就发现一些很不妙的情况。

有一天,我与安妮在电梯里遇到了她们部门的两个女同事。那两个女同事有说有笑地进来,一看到安妮突然就闭了嘴。安妮也没有和她们打招呼,讪讪地站在一边。有一次,我路过设计部,看到安妮拿着一张图片找一个同事拿原稿,那个同事起初装作没听到,安妮多叫了几声,对方才有了反应,一声不吭地将初稿丢在桌上,让安妮自己去拿。

这是什么态度?我有些气愤。在午餐的时候,我向设计部的经理打探消息:“你们部门的新人怎么样?”设计部的经理皱着眉头思考片刻:“那个女孩呀,工作是蛮细心的,但就像是个透明人,不笑不说话,太不合群了。”

我没想到安妮清高的性格会给她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更糟糕的是,处在一群向她施“冷暴力”的同事中,她却像一个无助的孩子默默地承受着,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我更没想到的是,安妮的到来,会让我的生活像渔夫翻了船一样变得糟糕起来。

安妮第一天上班,我就给她打了一支预防针,让她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面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出我与她的关系。但一个月后,我就被自己出卖了。

情况仿佛有点不可避免,除了我与安妮每天上班几乎同时到公司,打卡的时间相差仅几秒,下班又搭同一辆公交车回去,让有心人开始心存疑窦,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安妮的母亲打来电话询问爱女的情况。当时办公室比较嘈杂,这让我接电话时有点肆无忌惮。就当我向姑妈汇报完工作后,挂掉电话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办公室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异常安静,有几束怀疑的目光射过来,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头儿很快就听到了风声,单独给我开了一次小会。谁都知道财务部有很多“天机”是不可泄漏的,当得知我与本公司某部门某位员工有亲戚关系并且还住在一起时,几个同事的表情就变得有点高深莫测了,大家仿佛发现了一个安插在自己部门的汉奸一样,有意无意地提防起来。就连平时谈得来的几个女同事就是聊些“家长里短”的杂事也仿佛是天大的机密一样尽量不让我参与。而我的工作也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好开展了。头儿当然不好明说,只是在一次谈工作之余,暗示了一下:“谈工作也是要看地方的,看,像我们在办公室里谈得多好,若是在家里,就不适合谈公事了。”我知道,她是在说我和安妮。

安妮:搞掂他们,就是战胜你自己

表姐让我在工作场合多展示自己迷人的微笑,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微笑很迷人,但为什么要对那些冷面人展示呢?这不是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吗?

“这你就不懂了,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沟通技巧。”表姐苦口婆心,意思就是让我改变一下自己的做事方式。为了他们,值得吗?“那要是为了表姐呢?”表姐冷不丁地问。表姐为了我,她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而我能为她做什么?我一时哑然。

那天下班,表姐要加班,心情郁闷的我竟然搭错了车,尽管是往同一个方向,但我必须提前一个站下车。在昏暗的天空下一个人慢慢地走回家,思量着这些施加在我们身上的“冷暴力”的背后:表姐的部门计较的是她与我住在一起,而我的部门计较的则是我的态度。一个“灵感”突然闪过:与其受制于人,为什么不先发制人呢?

第二天,我就向总监请了三天的假。总监有点意外地问:“你要去云南旅游?跟男朋友一起?”我笑而不答。心想,让他们猜去吧。

开始有同事注意我并忍不住问:“云南有什么特产?”

实际上,包括周六日加上三天的假,我天天在家里睡大觉。五天后,我带着一大堆从本市的特产店里淘到的“云南特产”,像派喜糖一样从设计部发到策划部,并展示我迷人的微笑,不断地说:“吃吧,吃吧。”所有的人接受礼物的一瞬间都有点不好意思。有句俗话说得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派了“特产”后,中午还没到,就开始有人一边嚼着我给的“特产”,一边问我:“中午一起去吃饭吧?”

而我和表姐,每天都等着同一班公交车回家,从来没发现还有另一班车也走相似的道路,只不过下车后还要走一段路。那天,我告诉她:“其实我们每天都可以故意搭错车回家。”聪明的表姐一下子就悟出来了:“对待生活,我们是持有主动权的。”

有一天,我很早就上班去了,而表姐按计划迟到了10分钟。她的头儿脸色很难看,教训了一句:“你表妹来得挺早,你怎么就迟到了?”表姐故作无奈:“我搬家了,不熟悉公车路线才迟到的。”“你搬家了?”头儿有点意外,“那你表妹呢?”“她还在老地方。”说完这句话,表姐赶紧出去工作了。得知表姐与我“不住在一起了”,泄漏机密的机会仿佛也小了许多,她的头儿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放松了。

我们当然不会搬家,只不过,她每天下班则故意等待那辆“搭错了的车”回家。

但我想,我们的计划是没有错的,勇敢地向施“冷暴力”者说“不!”即便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也是出于自我保护。

我终于明白了,表姐说的没错,“职场”就是你身边的那几个人,搞掂他们,就是战胜你自己。

暴力的儿童睡前故事:(2):

小迈克生下来就没爹,贫穷的母亲抚养他长大。兄长大他5岁,和他没啥共同语言,所以他小时候跟妹妹玩,性格羞怯又温和。他喜欢说话,不爱打架,遇到事情,也希望用谈话来解决。在他小时候,邻里都叫他“小仙子”,嘲笑他像女孩儿似的。

5岁那年,他家搬到另一个地方,那里依然是贫民区,只是那儿的人更暴力。街上到处都是小混混,店铺里都在谈论枪支、毒品和死亡。邻居家的小孩很不友善,常常欺负他。小迈克对此很不习惯。他发现自己的球鞋经常失踪,转眼就穿在别的小孩脚上,他去讨,反而被追着打。

弱者具有一种特殊气质,就像落海者的血,一旦被鲨鱼闻到,便无处躲避。他被所有人欺负,被偷窃、殴打、抢劫。母亲没空管他,他唯一的乐趣就是养鸽子。他常常放飞鸽子,看着鸽子飞向天空,一如他想飞离那个地方一样。

当他发现邻居家的小孩试图偷他的鸽子时,隐忍已久的愤怒,终于爆发了。他扑上去跟小孩打架,那是他第一次跟人动手。结果是,他打赢了,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很多年后,他形容当时“把那家伙打到失禁了”。比他打赢了更重要的一点是:“我开始揍他时,我爱上了这种感觉——我把所有的不快都发泄出去了。”

他开始打架了。不仅为了自卫,还为了打赢别人,享受那种胜利的快意。当他揍人时,他会觉得自己成长了、强大了。他打遍整个街区,没人是他的对手。他天生敏捷,富有力量,一旦爆发,就如野兽出笼。他从别人对自己的畏惧中获得成功的喜悦,展现了自己常年以来缺少的男子气。最后,当年纪大他很多,实际也才不到20岁的一群混混郑重地来找他时,他觉得自己得到了尊重。哪怕那群混混是来求他帮着偷东西、打闷棍、揍保安的。

“有时,他们拿着枪负责放风,我就把收银台所有的东西塞进包里……那时我11岁。”

罪恶是一个迷人的旋涡,小迈克承认:“我没有犯罪,我知道彩虹的尽头是什么,是监狱和刑罚,但我希望被认同,我就做了那些事儿。”他太迷恋那种被赞美的感觉,甚至无视老妈的怒吼:“你怎么能偷东西?我一辈子都没偷过任何东西!”

13岁那年,小迈克已经长到1.73米,体重94公斤。他就像头小公牛,热爱打架,想把打架当作自己的职业。街区小孩最崇拜的是拳击手,他去拜访了鲍比·斯图瓦特,一个曾经当过轻量级世界拳王的家伙,那时已处于半退役状态,在当教练。小迈克求到他门下,斯图瓦特答应了,只有一个条件:“你要好好读书,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每门功课都好,只要你乖乖的,而且确实认真上课了就行。”

不到一年,斯图瓦特就发现这孩子不得了。他确实认真上课了,阅读认知水平从3年级突飞猛进到7年级。他在打架方面天赋异禀,斯图瓦特寻思帮他找个新教练,他说:“再跟你练下去,我会被你打死的。”他去找了传奇老教练科斯·达马托,把小迈克托付给他。达马托看完小迈克的第一次试训后就对他说:“你只要肯听我的话,就能成为世界重量级拳击冠军。”

6年之后,达马托死于肺病,时年77岁。那时小迈克近19岁,被达马托训练得温文有礼。达马托自己承认:“这孩子与其说像我的学生,不如说像我的儿子。”但他也很担心,他不停地对小迈克说:“没了自律,你将一无所有。”他还说:“恐惧就像火焰,你能控制它,它就能给你做饭,为你暖房间,但控制不当,它就会毁灭你。”同时他也承认,自己是通过不断重复,才让小迈克记住这些的。

“一旦有一天我不在了,他可能会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或者其他任何人,他又会变成那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达马托说。

达马托死后一年,小迈克开始统治世界拳坛,以20岁的年纪,成为史上最年轻的重量级拳击冠军,但他在巅峰只三年半的时间。之后,他被强奸案、牢狱生涯、丑闻、经济纠纷、车祸、打人、破产等无数问题所困扰,时至今日,成为体育史上一个众所周知的、扭曲的、怪异的、焦虑的、因为太多负面传闻而让人无法确认其真面目的迈克·泰森。

有谁能相信,他曾经被叫作“小仙子”,曾经羞怯温和、喜欢说话、不爱打架?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他心爱的鸽子,也许他不会挥出第一拳,从那时起他被吸入力量对决的世界。你得承认,从达马托生前所言来看,一切都应验了。这听来很迷信,但可能确是事实:命运由人的选择构成,而选择则归于性格,性格则归于际遇……许多时候,命运看似曲折离奇,其实不过是反复地抗争,从而走向另一个极端,其结局也许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定了。

暴力的儿童睡前故事:(3):

当有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却有人关心你飞得累不累。这就是友情。袆波一直觉得你压力太大、太压抑,想让你快乐一点,谢谢他吧,其实他一直是你的好朋友

1

我知道他在等我,在教室外走廊里故作谈笑风生,在校门口佯装与我巧遇。或者在我回家的路上奇怪地出现并且笑着说我去姥姥家,咱们顺路。

我知道他在讨好我,帮我做值日,自嘲为人民服务,替我收作业说成为学习委员分忧,连体育测试陪跑都可以开心地形容为提前的热身运动。

我知道他喜欢我,喜欢也许不需要赤裸裸的表白,不需要脸红心跳的那种悸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15岁的我已经完全明了。可是,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成绩优异,名列前茅,被老师寄予希望的尖子生,一路顺畅地进入重点中学和重点大学早已是既定的人生轨迹。而他,成绩中游,表现不佳,网吧里有其踪,书桌前鲜见其影,还和一群问题男生亲切地称兄道弟,他的未来让我惶恐。

那是阳春三月一个暖暖的午后,我趴在临窗的课桌上安静地做着物理题。突然有人拍拍我的肩膀,嗨,欣于,下节体育课咱们男女混合打篮球怎么样啊?这个声音既熟悉又陌生,我抬起头看到他:邹棉波,首先我不喜欢你打招呼的方式,其次我不屑于你们这种无聊的游戏,最后请保持对别人学习环境最基本的维护。他笑了一下,自然得让我吃惊:我就知道你会是这种反应,放松一下,我拿脑袋担保你考试肯定没问题的,不会打篮球我可以教你啊,淼音也去。怕我排斥,他列出了一系列的名字。淼音是我最好的朋友,其余几个人也都是班里排名靠前的高手,这样的安排让我没有理由拒绝。好吧,如果他们都去的话我就参加。在唯分数至上的中考前夕,娱乐始终是一种奢侈的想法,篮球大概也是老师仁心善举的额外恩赐吧。

那节体育课,我们几个人玩得很开心,尽管由于不公平的规则让我们女生取得了11分的大胜,可邹棉波依然神采飞扬、兴致高昂,和他赢球时的表情一样。

我的生活如故,课本、习题册、试卷;他的生活照旧,睡觉、网吧、打篮球。我是班级的学习委员,要负责周一自习的纪律,当教室出现躁动时我习惯大声叫道安静!而邹袆波总会带着坏笑看着讲话的同学并且接上一句:嘿,学习委员说你们几个呢!我反感这样幸灾乐祸的表现,邹袆波,闭嘴,小心我记你的名字。高抬贵手,手下留情,我这不帮你维持纪律嘛。好啦,我不说话了。邹棉波满脸笑意地作着解释。这样的插曲在初三接连上演,事实上我不会记任何人的名字,我担心被人记恨,除了邹棉波。

邹袆波总是见缝插针地同我聊天,以先富带动后富的理论让我为他讲解数学题,评优评先他更是一马当先地帮我拉票。可我还是对他不存好感,反感他在学习上一败涂地,排斥他那种娱乐精神,拒绝他所谓的支持和鼓励。

2

中考结束了,我如愿进入重点高中,而对于他的分数和学校,我毫不关心。

我过着我的独木桥,在资优班里享受着与书为伍的生活,没有邹神波,不用再担心同学们好奇的目光,我的生活平静了许多,我以为一切都这么结束了。

一个周五的晚上,我仔细地把书本装进包里,准备回家,突然在窗边看到一个闪躲的身影,有些迷离。我不以为意,招呼着正在收拾东西的淼音快点快点,随后便一同走出了教室。就在那一刹那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欣于,等一下,回头又是邹棉波,黑色运动装,依旧是一脸笑容。干嘛,你烦不烦,还找到我们学校。我很生气,整个初三他已经让我困扰不已,同学私下八卦的议论,不能向父母诉说的隐忧,我实在不想再看到他。他凝住了笑容,降低了音调:跟你聊聊可以吗?欣于,那你们聊,我先走了。淼音看着我,紧张的脸色写满惊慌。我无语,看着亲密的朋友扔下无助的我快步走向校门,内心更是怒火中烧:聊什么,有意义吗?你把自己毁了还要拉着别人一起堕落吗?邹袆波,我希望你不要再来烦我,你以为你是谁?我们连朋友都不是,最好以后就当完全不认识!我一口气说出了平生最决绝的话,不带一丝犹豫向家跑去。我能听到他的脚步,就在我的身后紧紧跟随,我不回头,他也不再说话。

此后他知趣地不再来学校找我,十月生日的那天他托朋友送来了一个蛋糕,上面写着欣于所遇,喜乐交集,生日祈愿,幸福平安。我淡漠地看了一眼,轻轻地说了一句你们吃吧,要不就扔了,反正别让我再看见它。在别人惊羡的眼神中,我得到了一种虚无飘渺的冷酷感。

3

高中的生活掺着密集的考试,我穿梭其中痛并快乐着,体育课、课间活动,我执迷于写写算算,一切的娱乐都离我很远,偶尔长吁短叹,然后又乖乖地伏案疾书。我不想失败,所以全力以赴。六月进考场,七月我如愿等来了那一纸录取通知书,还有一封如约而来的挂号信,第一次把它放到日记本里,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去看。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奔走在一场又一场的同学聚会中,共同怀念苦涩的备考岁月,调侃古板的老师,戏谑搞怪的同学。一直到八月底,我第一次离家求学,那封信还在日记本里。

告别送我报到的父母,在异乡孤独的灯光中我拆开了那封信,刚劲的字体,简洁的信纸:欣于同学:

呵呵,展信happy,开始讲笑话了!

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先猜猜看,10秒钟的时间,计时开始

想出来没,因为海是蓝色的呀,不理解?不会吧。要相信你的智商,继续思考。

对了,因为海里有鱼,可是海里有鱼和天空是蓝色的有什么关系?问得好,接下来告诉你答案

因为海里有鱼,鱼要吐泡泡,卟噜卟噜(blue blue),帮你复习英文单词了。

怎么样,我的快乐学习法?

那是一封怎样的信件,与我们彼此的生活无关,只有一则又一则的小笑话,结束语全部是用一个笑脸做句点。我的泪水簌簌地落下,新舍友关切地走到床边安慰我:没事,不要想家,有我们呢。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对于一个在异乡孤独生活的男孩,给予快乐的心曾遭遇了多人的冷漠和伤害。他没有收到任何一丝反馈,但他却没有任何一句怨言,他甚至还被拒绝成为朋友

淼音,我看了棉波给我的信,真的好后悔。我发短信给淼音,也许只有她能懂。

当有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却有人关心你飞得累不累,这就是友情。棉波一直觉得你压力太大、太压抑,想让你快乐一点,谢谢他吧,其实他一直是你的好朋友。看到来自淼音的短信,三年前的那场球赛,那次高中校园的相见以及我的生日,原来他们一直都知道。

我给神波写了一封很长的道歉信,也回赠了一则关于南极企鹅的冷笑话,我说这是一场青春的冷暴力,一个主观骄傲的人无情打压了一颗热情快乐的心,请原谅我的不敬和冷漠,做你的朋友很幸福。袆波的回信还是笑话,其中一句是我不怕受伤害,只怕你不快乐。小样儿,我百毒不侵、刀枪不入,你多心了!

我笑了,边笑边回想起袆波陪我回家时眉飞色舞地讲着小笑话,回想起他在班会上念过的一篇又一篇文采斐然的检查

暴力的儿童睡前故事:(4):

我打过女儿,只有一次。那是她四岁多的时候,她打坏了我刚买回来的特别喜欢又价格昂贵的口杯,而且在我看来多少是有点故意。打坏那杯子的如果是朋友,我可能会假装大方;如果是亲人,我可能会抱怨;如果是陌生人,我可能会争执。但她是弱小的、离不开我的女儿,所以我无所顾忌、不加克制。

无论多想为当时的自己开脱,打是亲骂是爱这样的话我都说不出口。我出手打她完全出于受挫后的愤怒。家庭暴力的发生,更隐蔽、危害更大,如果连自己的暴力行为都控制不了,我们凭什么许一个爱字?

今天,可以对你爱的人浪漫表白我爱你,一生一世,也可以对你爱的人不浪漫地说不要暴力,好好爱。

暴力的儿童睡前故事:(5):

历史上最早死于家庭暴力的女:新城公主

这个标题,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有问题。在很多人的概念里,公主乃是金枝玉叶,而且没听说嘛,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公主挑丈夫的时候,可是竖着眼睛、想方设法要挑人尖儿来嫁的,怎么会睁着眼睛往火坑里跳、嫁给有暴力倾向的男人呢?

再者说了,即使该男人有暴力倾向,但是他既然娶了公主,公主的身后是谁?乃是皇帝老子,谁又敢得罪她的这个老子呢?公主们挟皇帝老子的威风,往往尝到家庭暴力苦头的,应该是驸马爷才是啊。

当然,这种想法很有道理,事实上,也确实有很多驸马是在公主妻子的高压下生活的,公主们在丈夫面前为所欲为,驸马们只能忍气吞声。

比如说唐中宗李显的女儿宜城公主。就是这些金枝玉叶中不好惹的代表人物之一。

宜城公主嫁的丈夫叫裴巽,她出嫁的时候封号还只是义安郡主,她的父亲李显也还没有真正掌权登基。

别看她这时只不过是位郡主,而且母亲也不得宠,但是依然威风八面,在裴府里为所欲为。

暴力的儿童睡前故事:(6):

  一向反对暴力,但还是不能因此避免家庭暴力事件的发生。
  
  有一次不知是因为她逼干什么不从,还是赌输了什么东东赖账,总之,最后是通过外交途径不能解决了。
  
  于是不得不使出传统功夫———分筋错骨手。一只手握住她的一只手,发力,搓动,令人痛不欲生。而她也用了看家功夫———女子防身术。经过微弱抵抗,mm被治服。
  
  问她:“还反抗吗?”mm摇摇头。
  
  又问:“你会报复吗?”mm同样爽快地摇摇头。
  
  小心翼翼地松开,mm果然很平静,我一脸歉意地望着她,希望她能谅解刚才的鲁莽。mm也很大度地,然后,很温和地问我:“我的话算过数吗?”我也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转身想逃,为时已晚。记得之后是一场更为严重的报复性家庭暴力事件


儿童故事网     蜀ICP备2022007605号-12    www.ybcqsh.cn      Sitemap    Baidunews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E_mail:ybzzkj  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