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睡前故事 / 小故事 / 成语故事 / 儿童故事 / 故事会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睡前故事

关于饰品的睡前故事,睡前故事大全3篇


2023-11-20 02:10:31 儿童睡前故事



关于饰品的睡前故事,睡前故事大全_儿童睡前故事

3篇关于饰品的睡前故事,睡前故事大全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3篇关于饰品儿童睡前故事,供各位参考,同时还提供了古诗文、作文、组词、词语、故事、好词好句。点击查看更多儿童睡前故事

饰品的儿童睡前故事:(1):

从不足百元起家,到如今年产值一个亿;从当初挑着货郎担走南闯北的山村女孩,到如今走向国际市场一跃成为中国饰品行业的大姐大跑遍大半个中国,只想让家过上温饱生活。

  十年练摊,掘回了第一桶金

  1985年,跑过三江六码头的周晓光嫁给了同样卖绣花样的东阳虞云新。婚后,周晓光对丈夫说想安定下来了。于是,两拿出了几年来所有的积蓄,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了一个摊位。

  在东北卖绣花样的时候,他们看到东北女子喜欢戴花花绿绿的头饰,周晓光凭着女的敏感以及同样的爱美天性,就选定了经营饰品。于是,丈夫到广东进货,她在义乌练摊。那种生意的潜质渐渐发挥了出来。

  几年下来,他们在义乌最好的住宅小区买下了新房,在市中心朝阳门买下了店铺。事实证明,周晓光的眼光很准,没过多久,朝阳门成为义乌市中心的商业黄金地段。

  出来闯世界时想要的几乎都实现了,孩子也出生了,似乎该满足该停下来歇歇了。但此时的周晓光好强的性格却丝毫没有改变。

  1995年7月,夫妻俩毅然拿出700万元投资办饰品厂,义乌大地上从此有了一个闻名全国的饰品生产基地。周晓光有了自己的实业,有了施展抱负的天地。

  当回忆起这个难忘的夏日时,周晓光说,当年作出这样的决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也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如果办厂不成,夫妻俩几年的身家将付诸东流。

  事后,周晓光说,两当初来到义乌时,本就是一无所有,大不了再重新开始。

  在商界这么多年,周晓光说每次作出重大决策时,都得到了丈夫虞云新的支持。作为副董事长,虞云新一直隐身在妻子身后,不管企业发展到哪一阶段,在妻子这位元帅的统领下,他都把公司里外打理得井井有条。

  我丈夫现在负责国内南方市场,他负责的那一块不论是信誉还是利润,都做得很好。妻子这样夸奖。

  正是这种毅然的选择,使周晓光的生意义有了快速的提升:从一个个致富的小商贩,开始成长为一个企业家。

  我乐意有竞争对手,这并不是件坏事

  从1995年办厂开始到1998年,几年时间,新光饰品厂以连续翻番的速度发展,并在全国建立了自己的产品销售网络,一举成为国内饰品行业的龙头企业。

  面对一个商铺,周晓光自觉可以从容应付;面对一个迅速壮大的企业,周晓光自觉压力越来越大。就在这个时候,她果断作出决定从1999年开始,周晓光聘请了来自台湾的职业经理人担任公司总经理。

  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新光饰品越来越引起同行的注目,到新光挖人的事时常发生,7年间到同行业去发展的至少有千人,完全可以再建一个新光,有人戏称新光是所黄埔军校。

  对此,周晓光这样说:行业的竞争,免不了人才的争夺。但我并不认为是件坏事。目前义乌有1800家饰品生产企业,10万人从事这个行业,一年60个亿的产值。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仅靠一家企业做大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饰品这一行业,只有产业集聚了,在世界的舞台上才有拥有立足之地,才能形成气候和氛围,带动整个产业的提升。

  是什么原因,使这个在国内并不知名的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却创下了辉煌?

  我是被逼出来的。周晓光一言概括。据她介绍,在全国,饰品行业共有企业2000余家,其中1000多家集中在义乌,产量约占全国的70%左右。作为义乌市饰品行业的龙头企业,产品一面世,马上被人仿冒,而且价格比新光低许多。有时他们新产品仅生产一两批后即被迫停产。国内饰品行业的低价位、低品位、低质量的恶性竞争,使该行业过早地步入了萎缩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周晓光开始把目光瞄准国际市场。为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对不同饰物的要求和理解,周晓光的足迹几乎遍及亚、欧、美。

  有一次,仅仅为了买下一张美国一家老牌企业的产品设计构思说明书,她毅然掏出了2.4万美元。经过两年时间的精心准备,周晓光觉得羽翼已丰满,该到国际市场去搏一搏了。于是,她集中全部精锐力量,关门生产了6000多个饰物的新产品,专程运抵香港亮相,竟一炮打响,轰动了香港。

  当回忆起香港之行时,周晓光仍思绪万千,我第一次带着自己的产品参加国际展览,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大大增加了自己的信心,我完全有能力将自己的产品打入国际市场,我不但要做中国的第一,而且要做响中国的品牌。

  开了洋荤的周晓光并没有就此感到满足,而眼前思索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企业在资本运作上该如何突破。

  她告诉我们,我正在思考企业股份制改造和上市的问题,企业发展肯定要走这一步,只是当前我们在目标和具体措施上都还没有完全理清。有人比喻,民营企业就像一条独木舟从喜马拉雅山一路航行到长江口,接下来就要入海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准备,将在大海里再也找不到自己。这许多的事就是我这个董事长需要做的。

饰品的儿童睡前故事:(2):

黄惠琼一年出国五、六趟,参观珠宝展寻找货源,花费两千万找国外设计师开发新品,所以能连续三年夺得Sogo饰品销售冠军。

忠孝东路太平洋Sogo百货二楼,有家占地不到两坪的饰品摊位Elisa,这个小摊夹在其它饰品专柜中,一点都不起眼,但它却从2003年起,连续三年夺得Sogo饰品销售第一名;每个月平均坪效六十万元,比同业高出三成。

目前Elisa在北台湾拥有十七个百货专柜,去年营业额一亿二千万元。三年前甚至买下北投天月的温泉住宅,专门供员工泡汤纾压。

小小的饰品,营业额能做到上亿,背后,却是一对夫妻从夜市路边摊,一路敲进百货公司大门、十年不敢生第二胎的曲折历程。

Elisa的创办人,是六十年次的黄惠琼和她的先生陈昱成。十二年前,他们一毕业就结婚生子,揣着怀里仅剩的五万元,在台北找工作。原本夫妻俩打算应征一般工作,但算来算去,做生意发财的机会还是比坐办公桌大,最后决定闯一闯。

黄惠琼想起学生时代曾在贸易公司打工,认识专门做饰品外销的工厂。因此决定批发饰品来卖。她到士林及中永和的工厂,以想买几个饰品送妈妈为由,分几次凑了三十几个饰品,再买一个007手提箱摆放饰品,就跑到不会遇见熟人的中坜夜市摆起地摊来。

因为有到饰品外销工厂验货的经验,她知道如何看镶工、材质;她也观察到,国外客户的订单大多落在几款特定饰品上,这几款应该会很好卖。

黄惠琼的第一次,是挤在肉羹面及卖衣服的摊子中间卖饰品。当时陈昱成总觉得,自己一个大学毕业生,竟然沦落到摆地摊,岂不丢脸,载着黄惠琼到夜市后,就借口视察市场,留黄惠琼一人守着饰品摊。黄惠琼眼看丈夫比她还胆怯,只好硬着头皮叫卖。

算准杀价空间施小惠和客人搏感情

黄惠琼口才并不流利,怯生生的她甚至不知如何介绍商品,但当时夜市的饰品普遍较老气、一颗又大又亮的红宝石或蓝宝石就做成胸针,缺乏设计感,黄惠琼卖的则是主石搭配小钻的胸针,商品明显较有流线感,先天就占了优势,一个进价三十元至五十元的饰品,在夜市售价二百五十元至五、六百元不等,第一天竟然进帐三千元。卖一件饰品等于卖二十碗肉羹面,连隔壁卖果汁、肉羹面的摊子都想批饰品来卖。

创业初期手头依然拮据,她常常连一条十二元的巧克力都舍不得买。眼看路边摊生意毕竟不是一辈子的志业,而明曜百货的特卖活动,成了黄惠琼努力踏入百货业的敲门砖。

得到第一次试卖机会,习惯摆路边摊的他们,连桌子都不知要准备,拎着007手提箱到百货公司就要开卖,幸好明曜紧急借来长桌及绒布才让他们应急。

饰品的儿童睡前故事:(3):

 这是一家叫做魔笛的主题酒吧,我坐在一个角落。天花板的射灯光把我的影子投下来,我转转头,就能看到自己长长的睫毛清晰地映在古铜色的桌子上。这可真奇妙,我不停变换着角度,观察影子的变化。顾经纬在一边和朋友低声谈笑着,那是他的大学同学常林。顾经纬无数次和我说起过他,一个不好好上大学,放弃了研究生学业去经商的小伙子,几年不见就开上了宝马。我知道常林一直在看我,可我不能表示什么。顾经纬每次带我出来,都会重复这样的话:我的这些朋友都是素质很高的人。所以你不要随便说话,只要你坐在那里,就已经是一种表达了。

  是的,顾经纬说得不错,我长得还算漂亮。尤其在他的调教下,我从一个给人家打工的柴禾妞,变成了一个具有古典美的漂亮女孩之后。顾经纬很得意,按照他名牌大学研究生的说法,我是从形而下的漂亮,一下飞跃到了形而上的美丽,这样和出身名校的他就更相配了。刚开始听这样的话真让我高兴,要知道生在小城市的我连高中都没毕业,就因为家庭困难出来打工。第一次看到顾经纬时,简直被他的气魄惊呆了。他虽然不高大也不帅,但那种大城市男人特有的气质非常让我着迷,有一种说不清的安全感。

  所以顾经纬没费什么力气就追到了我,可我很快就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和他交谈。不管是我喜欢的电影还是书籍,顾经纬都会报以不屑的态度:你看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回头我介绍你几本书看。可我看不懂他给我的那些书,那些读都读不准的外国人名可真别扭。我只好学会沉默,好在顾经纬还算疼我,不忙的时候,会很耐心地带着我逛街,买衣服。他在一家科研单位上班,那是我能想出来最好的工作了,穿着干净的白大褂,在铺着木地板的大房间里上班。所以我非常满足,也甘心跟在他身后做一个小尾巴。顾经纬知道我应该穿什么衣服,在他的打扮下,我很快适应了那种领子又紧又硬的上衣,不能大步走路的裙子。我知道自己越来越漂亮,从那些男人看顾经纬时的嫉妒眼光就可以知道。

  于是顾经纬开始带我接触他的圈子,可这让我有自卑的感觉。因为他的那些同学还有朋友,不是什么公司的总经理,就是海外留学的精英。和他们在一起,顾经纬总是非常兴奋,首先把我推到身前介绍一番。人们的恭维和注视让我又害羞又紧张,可顾经纬很喜欢,他还会夸张地把我搂在怀里,也不管别人是不是笑话。我相信那是他爱我的表现,所以就算再别扭,我都愿意跟着他出去应酬。

  或许我太幸福了,有些忘乎所以。在一次聚会上,我和顾经纬一个同学的太太聊得非常好,给她讲了我在老家很多有趣的事情,还有我出来打工的辛酸。我很久都没这样痛快地聊天了,顾经纬忽然出现,粗暴地打断我的话,把我拉到一边说道:你看你,说起话来手舞足蹈的,成什么样子。我高兴地说:那个大姐很好啊,我们聊得很开心。顾经纬撇了撇嘴:什么大姐小姐的,人家是合资公司副总的夫人。我说副总夫人怎么了,我老家那些好玩的事她听得很来劲呢。顾经纬哼了一声说道:行了吧,人家那是礼节性的倾听。就你老家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那么土的口音,以后你出来少说话。

  我被顾经纬的话深深刺伤了,那个晚上再也没说话。聚会结束的时候,很多人都来向我道别。顾经纬示意我回答,可我怎样都笑不出来。回家的路上,顾经纬说道:我不是故意那样说你的,你也知道这种应酬很麻烦,假如应对不好,反而会让人笑话。

  我终于哭了出来:我怎么让人笑话了,嫌我丢人你可以不带我啊,谁愿意跟你出来似的。

  顾经纬低声下气地给我擦眼泪,一边哄着我:傻丫头,你怎么能这样说,没看到我那些同学看到你眼睛都直了吗?告诉你,你是今天最漂亮的一个。那些珠光宝气的女人怎么能和你相比呢。我的意思是有时候话不投机半句多,你和她们没共同语言,所以不希望你说错话,那样不是破坏了你古典美人儿的神韵了吗?

  顾经纬嘻皮笑脸的态度让我无话可说,他说的其实也不错。我没读过什么书,也没见识过什么大世面。所以只要顾经纬爱我、疼我就足够了。

  于是我依然陪在顾经纬身边出去,不是要我做一个古典美女吗,我经常在整个聚会中都不说一句话,作低眉垂首的样子。大家喝酒我微笑着举杯,跳舞的时候我只和顾经纬跳,有男人搭讪,我就小猫一样回到顾经纬身边。

  我一边看着桌子上的影子一边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对面的常林说道:吃点东西吧,我看你一晚上都没吃。我醒过神来,才发现顾经纬不见了,常林示意我拿起刀叉:经纬离开一下。嗯,你是不是不喜欢今天的牛排?要不要我给你换一份?我慌忙摇摇头,顾经纬不在身边,我根本不知道怎样说话。常林继续说道:我和经纬好多年的同学了,你别见外啊。对了,经纬说你是南大毕业的。我以前还去过你们学校呢。

  我不知道南大是什么,顾经纬还没回来,只好胡乱嗯了一声。常林大度地笑了笑:我这次回来是想请经纬帮我做一个工程的,可能会忙一阵子,你没意见吧。说完他认真地看着我,我只好点点头:我,我没意见。

  可能是我家乡的口音还没完全消退,常林惊讶地问道:你老家是定州的?我只好点点头,常林说道:真巧啊,我在那里住过好多年呢,你在哪个区?我以前在东城区。

  常林不但很熟悉我的老家,还会用熟练的方言讲当地的笑话。我一下觉得轻松了很多,出门几年难得遇见这样一个老乡。这时顾经纬回来了,听到我和常林用家乡话交谈,脸色一下变了:你们在说什么?

  我被吓得不知如何回答,常林说:经纬你怎么不早说,你女朋友是我半个老乡呢!顾经纬支吾着没有回答,在我身边坐下,用膝盖重重顶了我一下:快点吃东西吧,牛排都冷了。

  我打住话头,神经质地去切那块八成熟的牛排,可怎么都切不动。不用抬头,我也能感觉到常林的怜悯和顾经纬的不耐烦。我停下刀叉,像个小丑一样呆在那里,不由得回想起从前的种种,其实我一直在靠故意的矜持和沉默,来维持着自己所谓的古典美女形象。离开顾经纬和他制造的这个圈子,我依然还是那个打工妹。不知道洋酒怎样品,不懂得咖啡如何磨,即使我永远对这些都没有兴趣。

  那天晚上,顾经纬没有像从前那样哄我。不用猜我也知道他在常林面前是怎样吹我的学历、气质、相貌甚至出身。或许他一直都是这样在朋友面前说我的,谁让我是个古典美人呢,说的做的越少,越能保持他需要的那种美感。可我不能永远做个玻璃花瓶,除非被打碎,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几天后,我准备和顾经纬好好谈一次,我决定不能再这样委屈自己,我宁愿呆在家里洗衣做饭,也不愿再在别人面前做一个会说话的哑巴。可顾经纬越来越忙,和常林的工程似乎很顺利,研究所的班也不正常上了。我又担心又着急,顾经纬却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开着常林给他的桑塔纳神气十足,张口闭口就是如何赚上千万。我婉转地告诉他现在的工作很重要,别的都可以慢慢来。顾经纬不屑一顾地说道:你也就配做一个打工妹。以前我上班是万不得已,现在有了机会,谁还在乎那点破工资。

  顾经纬究竟挣了多少钱我不知道,可他的脾气却越来越大。过去经常被他当成神一样挂在口头的人们,一下变得无足轻重起来,那些什么副总、主管、主任都成了无能之辈。我不想再管这些事,每天下了班就在家操持家务伺候他。我不想做什么美女和有钱人,我只希望有一个平常不过的家庭,为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操劳。而这时顾经纬的应酬更多了,他不再叫我一起去,我也正好愿意呆在家里。春节前的一天,我出去采购,准备和顾经纬一起回家看他父母,无意中看到他和常林两个,一人带着一个漂亮女孩开着车出去。晚上顾经纬很晚才回来,我假装不经意地问他做什么去了。顾经纬被逼不过,就说是出席一个朋友的私人酒会。我忽然非常不安,问他为什么不让我去,顾经纬不耐烦地说道:那是档次很高的商务酒会,不适合你这样的人去。

  话说完,顾经纬觉察到自己说得过分了,想解释。我没再犹豫,独自收拾好东西冲出了门。在我回到老家的第二天,给顾经纬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顾经纬没有解释什么。几天后,他忽然像个流浪汉一样出现在我面前,还带着一枚漂亮的宝石戒指,声泪俱下地哀求我别离开。他告诉我常林骗了他,给了他一辆破汽车,却让他背了几十万元的债务,研究所的工作也丢了。顾经纬哀求我跟他回去,他说有我在,自己一定有信心东山再起。

  听到顾经纬的话,我一下如梦初醒,其实几天来我一直在思考这几年来的生活。确实,顾经纬让我改变了很多,变成了一个自己从来都不敢想象的都市女郎。可这一切真的属于我吗?我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只懂得为自己心爱的男人洗衣做饭收拾房间,然后在他需要的时候,装扮一新出去应酬。不是为自己,只是为了顾经纬,接受其他男人的殷勤和女人的嫉妒,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看着眼前这个灰头土脸的名校研究生,再看看自己,才发现两者是这样的不和谐。我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只是顾经纬在那些有钱有权人面前的一身名牌衣服,一件昂贵饰品而已。有我在,他才会多一点自信,就像开着一辆昂贵的跑车一样自信。当然,饰品是不会也不应该说话的。

  我始终没说一个字,把那枚戒指扔到地下,那颗光芒四射的蓝宝石沾满了尘土,顾经纬慌忙捡起来擦着。我把门在他面前重重地关上,一点点擦干净脸上的泪痕。镜子中的我依然年轻漂亮,可在从前的日子里,这样的丽从来不属于我,就像随之而来的生活,从来没属于过我一样。我告诉自己不要再成为别人的饰品,不管是否丽,只要一份属于自己的生活和情。



儿童故事网     蜀ICP备2022007605号-12    www.ybcqsh.cn      Sitemap    Baidunews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E_mail:ybzzkj  126.com